了解最新你所在地址试管婴儿费用试管婴儿中介公司试管婴儿资讯以及其它试管相关技术。
20岁消防员不幸牺牲,失独英雄母亲尝试5次试管,4年后终迎来
试管需知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无故收费的机构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切勿个人与个人合作。
会员级别: 免费会员(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神州中泰国际医疗集团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咨询电话:
18908074581
联系微信: 18908074581
  • 想要入驻中泰忧孕网站可以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反正我现在一感觉到119的警车声,一听到喇叭的声音,就感觉头脑要炸了一样!”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面对记者采访时说出的一句话。


2014年5月1日,许多人正惬意地享受着期待已久的劳动节假期,但对于另一群人来说,群众聚集的假日却是他们需要提起精神的战场,他们就是消防官兵。

救火英雄,坠楼牺牲

但谁也想不到,火灾总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刻突然来临。

下午14点01分,上海市徐汇消防支队关港中队突然之间警铃大作。尖锐的铃声撕破了午后的宁静,消防中队的扩音喇叭不断播放着:“火警出动!徐汇区龙吴路2888弄居民住宅发生火情……”

就在警铃声刚响起的时刻,正在午休的刘杰、钱凌云等人立刻起身,迅速着装赶往车库,与值班的战友汇合登车,迅速出警。

伴随着撕裂般的警铃,3辆消防车疾驰而出,赶往火灾发生地。短短6分钟,关港中队就已经来到事发地点。

经过指挥员观察发现,24号楼13层为火灾发生地,此时已经是浓烟滚滚,大楼居民纷纷从门口涌出紧急逃生。现场有人十分焦急地找到消防官兵说:

“我们屋里好像还有人没逃出来!”


听完有群众可能被困在火灾发生地,现场情况霎时间更加紧张。

指挥员高乃航迅速做出安排,由他带领着6名战斗员从着火的第13层向上逐户疏散群众,中队长袁昭辉则带领7名消防员前往起火层灭火。

佩戴好安全设备的刘杰与钱凌云根据指挥,携带水枪和水带迅速赶往13层。但消防官兵们到达现场时才发现情况不容乐观:失火房间的防盗门紧闭,并且因为高温造成的变形堵得严严实实。几经敲门房内都无人应答,为了避免屋内有人陷入昏迷,现场指挥做出决断——破门!


4位消防官兵迅速展开行动,利用无齿锯开始拆除防盗门。刘杰和钱凌云作为掩护小组,迅速将消防水带接到消防栓上,保持水带内水源充盈,一边帮内攻小组进行降温冷却,一边随时警惕突发火情。

14点17分,眼看防盗门即将被破开,现场却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浓烟和滚滚热浪。

高温气流携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将防盗门冲倒在地,负责破门的两名消防官兵被压在门下,但气流继续从狭小的房间内倾泻而出,正对门口的水枪手刘杰和钱凌云被一路推往前室窗口。


刘杰重心一个不稳,半个身子悬在了13楼的窗口,钱凌云眼看战友情况危急,立刻伸手救援,但是热浪滚滚,就在两人刚来上手时,钱凌云也失去重心,两人就这么手拉着手从窗口坠落。

半空中两名年轻的消防战士手拉手,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有没有说什么,但是在两人紧紧地握着的双手中我们知道,这是一份手足相依、生死相随的兄弟情。


刘杰、钱凌云两人重重地摔在了楼道入口顶部的平台上。

14点57分,徐汇区龙吴路2888弄居民楼燃起的熊熊大火被顺利扑灭,居民在这次火灾中没有伤亡。16点20分,两名坠楼的消防战士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英勇牺牲。

1994年9月5日,刘杰出生于安徽寿县,家里祖辈都是商人。很小的时候刘杰的父亲因为做冷冻食品生意所以将一家人迁至上海。

在刘杰高中毕业以后,他十分果断地选择成为一名消防战士,他的高中班主任都说:

“其实按照刘杰平时的成绩,考个大学没什么问题,但他认为当兵是最有男人味的职业。”


刘杰的朋友父母其实都不觉得意外,他们都知道刘杰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英雄。

进入消防中队以后,刘杰在和指导员高乃航的一次交谈中曾提到,他来当兵是为了成为一名“侠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想成为一名降服火魔,保护人民平安的大侠。

在日常训练中,刘杰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哪怕对于新兵来说难度十分高的单杠卷腹,别人练习一遍,刘杰就练习5遍、10遍,甚至在结束训练以后还主动加练,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侠客”梦想,要想成为大侠,一定是先练好“武功”。


在生活中,刘杰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实人,训练中有战友跟不上,他连推带拉帮助战友完成任务;队里来了新人,他也是忙前忙后,给新人收拾行李,整理内务。

在战友眼中,刘杰是他们的好兄弟。


谁也不曾想到意外来得这么突然,两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猝然离世。但对于消防中队的战士而言,最难过的莫过于还要将刘杰牺牲的消息告知他的家人。

刘杰的战友们考虑再三,害怕刘杰的母亲应贤梅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只能先告诉刘杰家人:“刘杰在执行任务时受了点伤,从楼上掉了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刘杰的爷爷奶奶当场就晕倒在地,刘杰父母再三追问也没能得知儿子到底是从几楼坠落,但看着眼前20多个刘杰昔日的战友,他们心中已经有了些许不祥的预感。

刘杰的母亲应贤梅和丈夫强撑着情绪来到医院,但他们去的既不是急救室,也不是重症监护室,而是一个偏僻的病房。

看着眼前的房门,屋里没有传出来一丝动静,应贤梅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大概已经牺牲了,她连推开房门的勇气都没有。


2014年5月4日,钱凌云、刘杰被公安部追授为革命烈士,追记一等功。

2014年5月5日,两名90后烈士的追悼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召开,上海市各级领导、烈士家属和社会各界人士近千余人参与了追悼大会,上海数千名群众手持黄菊花,自发前来送别两位年轻的英雄。


追悼会上,应贤梅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她满含泪水地说:“别人说孩子是英雄。我不希望他是英雄啊!他在我心里永远是儿子呀!”

中年失独,艰难求子

刘杰牺牲以后,应贤梅的身边有很多赞扬的声音,但应贤梅夫妇两人的世界已经失去了颜色。丧子之痛,让这两个失独的中年人陷入了消沉。

很长一段时间两口子都不敢住在家里,一次夜深人静之时,两人都会突然惊醒,紧接着就是巨大的悲伤扑面而来。


睡不着的两个人穿着睡衣,在深夜逃一般地离开家,在大街上行尸走肉般的游荡。刘杰的爷爷奶奶看此情形,不止一次地劝说应贤梅夫妇外出旅游散散心,不然两人迟早会出意外。

但是数次旅游依然缓解不了两位中年人的丧子之痛,看着日渐消沉的夫妻俩,刘杰的爷爷奶奶提议:“你俩年龄还不算大,有没有考虑再要一个?不管男孩女孩,再生一个你俩也有能有个念想。”

但此时两口还沉浸在儿子离去的悲伤中,没有这方面的考虑,直到2015年,这个想法才浮现在夫妻俩的心头。

应贤梅这么说到:“我俩要么就这样死去,要么就好好活着,再生一个,代替刘杰看看他没看到的,接触他没接触到的。”

有了想法,两人就决定付诸实践,但是对于应贤梅而言,她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一开始两人还打算自然受孕,但是因为应贤梅卵巢功能有些衰退,近一年时间也没有怀上。

迫不得已,两人决定尝试做试管婴儿。


医生告诉应贤梅,以她的身体状况,很难达到做试管婴儿的条件,但面对决心已定的应贤梅,这些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磨难,42岁的应贤梅就这样开始了漫漫的求子之路。

3年时间里,他们尝试了4次试管婴儿,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第一次不但失败了,还因为宫外孕切除了一侧的输卵管,让受孕成功的几率更是下降了一半。

应贤梅也是一个十分执拗的人,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再当一次母亲。在家人的支持和上海市消防部队的帮助下,在2017年,应贤梅接受了第五次试管手术。


手术前医生告诉应贤梅,这次如果再失败,很有可能会损伤她的生育器官,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尝试了。

也许是上天终于看到了这个锲而不舍的母亲,复查时,看到检查报告上激素指数达到1700时,应贤梅知道这次应该成功了。

听到医生那里传来确切的成功消息,她激动的手都在颤抖。

负责为应贤梅做手术的主治医生李路也十分激动地说:

“我做了无数次的试管婴儿,知道一个孩子对于这样的家庭意味着什么,但我还是觉得这次成功是我做医生以来最有价值感的一次!”


但是,作为高龄产妇,受孕成功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

为了防止意外,每个月应贤梅都会准时前往医院复诊。孕期6个月时,她被诊断出患有“妊娠合并糖尿病”,为此她不得不改变饮食习惯,谨遵医嘱锻炼身体、健康饮食才得以好转。

到了预产期前两周,应贤梅突发肾结石,疼得腰都直不起来,但为了孩子她又不能吃药和接受手术,只能凭借意志硬熬过去。

喜得爱女,重新开始

经过诸多磨难,2018年6月26日,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痛苦和努力,一个5斤8两的小姑娘安全地降临人世,他们给她取名“刘梦湲”,意味着“梦圆”。


小梦湲是在哥哥刘杰的本命年出生的,对于应贤梅夫妇来说,这就是刘杰再次来到了他们身边。

小梦湲的出生不光地得到了一家人的宠爱,还得到了她哥哥刘杰战友的爱护,满月时,大家给她准备了一个可爱的小蛋糕。

消防队也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礼物,一个十分迷你的消防服。


小梦湲的到来慢慢抚平了夫妻俩内心的创伤,两人慢慢走出了阴影。应贤梅面对记者放松地说:“儿子这样走可能也是有好处的,人总是要死的,他这样走还有人会一直祭奠他。”

随着小梦湲的成长,一家人也开始了新的生活。

2021年4月2日,全国首个以纪念消防烈士为主题的纪念园“上海消防烈士纪念园”落座上海。


上午10点,应贤梅一家三口出现在这里,她说,以后每年的9月30日烈士纪念日,她都会带着女儿来这里看看消防官兵叔叔们,也悼念下自己的儿子,梦湲的哥哥。

当有记者问到梦湲以后会不会继承哥哥遗志当消防员时,应贤梅说:“等孩子长大了看她的选择,如果她愿意走这条路我不会阻止,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这是我作为母亲唯一的心愿!”